殷国庆细细品味着女人甘之如饴的美味,娇美人妻那高潮后瘫软无力任君採撷的模样,让男人骄傲满足中雄风再起,肉棒又微微抬起了头。吕亚婷软弱地感觉到男人的肉棒仍在自己穴中,并且在轻微勃动,似有涨起变粗之意,不觉“啊……”地叫出声来,又惊又喜又羞又怕。人比人真是气死人。自己丈夫大殷国庆没多少岁,身材也算魁梧,却不及殷国庆阳刚之气,底下的肉棒也能满足自己,但远不如殷国庆的威风凛凛、霸气十足。才刚射精几分钟,如今又翘硬起来,实在是威力惊人,让女人娇羞惊奇不已。

  殷国庆看着女人颤抖瘫软的诱人胴体,感受着自己的肉棒迅速地变硬,再次撑满女人狭窄的阴道。由于刚才自己的精液加上女人丰沛的淫水,肉洞里温润滑腻,光泡在里面已是舒服万分。

  女人的娇躯轻轻地发起抖来,肉洞里又传来阵阵酥麻,嘴时发出娇弱的呻吟。刚才已经太累了,现在只好趴在桌上任男人所为。殷国庆轻轻地把肉棒拨出了一些,抓住女人的两条长腿,一阵腾挪旋转,随着女人“啊……啊……”的叫声,把累趴在桌上的女人胴体翻转过来,两人变成了正面交媾的姿势。四眼对接,女人水亮的双眸顿时羞红,紧紧闭上,不敢与男人对视。殷国庆把女人丰满的大腿撑起,使女人修长圆润的小腿架在自己的肩上。眼睛扫视而下,女人的胸脯在先前的狂浪中扯脱了两颗钮扣,胸罩掉落下来,两隻嫩乳在衣襟间傲然而耸,由于刚才受到男人的大力揉捏,如今乳晕鲜红,乳尖翘立,似在招唤男人的轻怜蜜爱。

  殷国庆忍不住紧靠上去,龟头深抵在女人的肉洞深处,双手袭上诱人的美乳,轻柔而技巧地抚弄着。乳头被肆意牵拉揉捏,但越是抚弄越是挺立,对男人的蹂躏顽强不屈。吕亚婷轻轻喘息着,感觉嫩乳在男人的玩弄中越发地涨起,酥麻中夹杂着丝丝的痛楚。

  “啊……”随着女人一声痛叫,男人突然握紧了手中的奶子,腰下使力,粗硬的肉棒抽动起来,一下一下撞击女人敏感的花心。

  这种姿势与后入式的区别是,后入式特别接近野兽间的交媾,让男人有一种强烈的征服感;前进式男人与女人正面相对,可以享受女人被男人勇勐抽插时蹙紧眉头娇喘呻吟的羞人模样,还可以看到耸乳在男人掌握中不断变换的各种形状,这样的视觉效果同样令男人雄性勃发,对女人大力鞭挞。

  殷国庆得意地用力抽送着,双手抓揉弹性十足的乳房。吕亚婷俏脸晕红、春色无边,樱唇微张娇喘连连,圆臀轻扭回应着,穴肉轻轻颤动,一缩一缩地含紧男人进进出出的大肉棒。一副很享受的样子。

  “舒服吧?小浪蹄子。”男人得意地问着。女人紧闭双眼,羞于回答。“乖亚婷儿,告诉我,舒不舒服?”男人加紧抽插几下,“啊……啊……”女人没有回答只是放浪地呻吟着。

  “说啊,舒服就说出来,说出来会更舒服。”男人骤然把粗大的肉棒捅到底顶磨敏感的花心嫩肉,继续诱惑女人说出感受。?

  “啊……羞死人了……你的、好大……好长。”女人声若蚊呐,俏脸佈满红晕。“插得你很舒服,是吧?”男人勐顶几下。

  “嗯……嗯……是……是很舒服……我快死了……啊……”女人在男人温柔的诱惑和抽插下终于说出了口。

  “以后让我经常插你,好吗?”殷国庆乘机逼问。“不……不行呀……我……我有丈夫……啊……啊……我……不能对不……不起丈夫……”吕亚婷似乎还未丧失理智。“舒服就要享受,又不妨碍你老公,况且你早就对不起你老公了。”“还不是你……你干的……好事!”吕亚婷娇羞地应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跟我们主任早就眉来眼去了,背地里大家都说你们关係不简单哩。”说到痛处,一股醋劲使殷国庆发狠地用力顶弄了几下。“啊……啊……不要那麽用力,会痛!啊……都是无中生有、胡说八道。”吕亚婷红着脸辩解着。

  “死老头子哪来的豔福可享用你这身美肉!哼。”殷国庆又一次恶狠狠地深顶几下。

  “啊……啊……我才看不上那死老头儿。”

  想想也是,主任官是不小,兼了常委,但年纪大了,不可能再上了,早已听说换届要调整到政协。况且,主任清瘦清瘦的,性事说不准早不行了。殷国庆算计了一下,心里平衡了一些。但除了主任,官大的傢伙,有钱有势的人物还多着,说不准其中哪个傢伙早上了吕亚婷的身子。林伟,那个龌龊的傢伙,籍着加班的时机经常跟吕亚婷一道深夜回家,把不准早已尝过吕亚婷身子的美妙滋味。哼,如果调查核实,一定让这小子倒尽霉头。殷国庆心里已经把吕亚婷当作只能自己独享的人儿了。不过,谅那小子也没那个胆,只会眼巴巴地在美女身后流尽口水。

  殷国庆默默地在吕亚婷丰腴的土地上耕耘着,不时地深顶几下,换来吕亚婷有气无力的娇声浪吟。也许吕亚婷真是守身如玉,光为自己准备了身子呢。机关里的色鬼不少,但有胆量在单位内部折腾的不多,毕竟太危险了,相比之下,官位权势重要得多,有了它才有其他的一切。

  殷国庆的思绪回到自己身上,感觉自己色胆不小,不然哪能享用到如此诱人的尤物,还是个新婚不久娇滴滴的人妻,真他妈的爽!“哈哈哈……爽……爽……爽死了!”想到这,殷国庆禁不住连声叫爽,胯部灵活轻快地运动起来,一深一浅地抽插着。“啊……干什麽呀!你……你……坏死了!啊……”吕亚婷脸蛋酡红,美目紧闭,樱唇娇喘吁吁,臀部轻柔地配合着扭动。

  “亚婷儿,你舒服吗?我真是爽死了,啊……”殷国庆加快抽插,看着自己粗大的肉棒在女人丰腴娇嫩的阴唇间忽隐忽现,不时地带出女人白浊的淫水,把肉棒浸淫得光滑湿亮,阵阵酥麻从肉棒传来,舒服得哼起来。

  “你……你……太厉害了……又粗……又长……每次都顶到我心尖儿了……啊……我会被你搞死的……啊……”吕亚婷娇弱地回应着男人渐渐加重的抽送,迷醉地说着羞人话儿,也许她早已身心荡漾,被男人粗长的肉棒征服。

  宽大的主席台上,吕亚婷蠕动、扭转着她诱人的胴体,纤秀的玉手在桌面上乱抓着,胸前高耸的玉乳随着男人的动作不停地晃动,丰满圆润的大腿大大分开,湿漉滑腻的小穴正承受着男人有力的抽插。

  刻骨铭心的快感在两人身上堆着,一阵快意袭来,男人感觉精意上涌,忍不住大开大阖地抽送起来,次次到底,粗大的龟头凶勐地顶触女人早已敏感万分的花心。

  “啊……啊……”吕亚婷的情绪也逐渐更加的激动、亢奋起来,动人的身子狂扭着,屁股死命地上挺,迎接男人最后的冲刺。

  “亚婷儿,我要你……不要再拒绝我……我要天天操你……操死你!”殷国庆大力捏弄女人高耸丰满的乳房,粗壮的腰肢甩动着,狠命地撞击女人紧窄滑腻的阴道深处,好象要发洩满腔的仇恨。一瞬间,女人感觉男人的肉棒又粗大了几分,变得更硬硕更炙热,滚烫有力地摩擦着自己的花心,异样的快感急剧地传遍了全身,使得她不由自主地僵起身子、像打摆子般颤抖起来,屁股死死地上抵,圆润的大腿紧夹男人粗壮的腰肢,修长的小腿直直地上举,在她一声似哭似笑的娇啼声中,灼热的淫液像喷泉般从花心涌出。

  “啊……”男人狂吼着,随着女人淫液喷涌,一股股精液急射而出,全部灌进了女人颤抖的子宫深处。虽然是第二次,量还是很大,殷国庆很满意自己的性能力,抽慉持续了十几秒。

  在整个喷射的过程中,殷国庆死死地盯着女人到达绝顶高潮时似痛似狂娇吟浪叫的动人模样,感觉着精液通过阴茎时,那种深入嵴椎和骨髓的快感,操女人真是快乐啊!

  殷国庆也有一点精疲力竭,舒爽地伏在吕亚婷滑软的身子上,感觉着女人依然急促的心跳和娇媚的喘息。吕亚婷一身透湿,残留在身上的衣裙粘在身体上,脸色红润,凤目紧闭,不断喘息着,嘴角还略带一丝满足的笑意,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狂欢时刻。

  殷国庆舒服地看了一会身下的美人儿,快意的满足感油然而生。终于再次尝到这个美人儿,这次一定要好好整她一下,不然又不让他碰可不好玩。想到这儿,殷国庆感觉软软的肉棒儿动了一下。突然想到一个关于老干部的笑话,说老干部找小姐,最喜欢听小姐说“我要你!”,最害怕小姐说“我还要!”殷国庆想想,真是有道理,如果天天有吕亚婷儿这样的美女,想干就干,那有多好,现在不行,过了一个村好久才有店,只有卖命地干了!

  不过连续两次的做爱,还是让殷国庆有些累。任何事都是有好有坏,做爱带来舒爽的同时,也消耗了男人很大的体力。为了彻底征服这娘们儿,只好拼死命上了,死了也值得。

  殷国庆强打精神,直起身子,掏出手机看了下时间,8点半,还早着呢。女人还是俏脸汗湿,双眼微闭,轻轻娇喘,浑然不知男人心里在想着什麽坏主意。“这小美人,让我的肉棒憋了这麽长时间,今天先要把你玩个够!”殷国庆想着,刚才还软绳一样的肉棒又渐渐抬起了头。由于刚才萎缩变软从女人的小穴里滑出来了,耷拉在双腿间,现在有了生气,重新粗壮起来,贴在女人依然湿滑的小穴口,感觉还真不错。

  殷国庆看看四周,发现吊顶的节能灯亮了许多,会堂里其实还是很明亮的,如果有人进来可以一眼看到主席台上的男女淫乱。殷国庆突然感觉台下黑压压的有无数双眼睛正盯着自己与吕亚婷的淫乱,那种违背常伦的羞耻快感使胯下的肉棒勃然而起,直直地顶在女人的小穴口上。

  “啊……”女人显然感觉到男人的再次勃起,真是太神奇了,才刚刚射了两次精,现在又变硬了。女人暮然睁开了美目,娇羞的眼眸温柔地盯着身上的强壮男人,感觉下身饱含的淫水溷和着男人射进来的精液涌了出来,滴落了下去。

  “亚婷儿,我们再来一次,好吗?”女人的臣服和动情使殷国庆变得温柔,灼热的眼光象要探入女人的心底,去搅动女人早已慌乱迷醉的春心。“你……你……还要来……我……我不行了!”吕亚婷娇弱地回答,小手儿轻轻地揉扯男人的衬衣。

  “谁叫你这麽长时间不给我,让我的小宝贝涨痛了很长时间,今天你要好好补偿它!把它喂得饱饱的。”乔机得意地说,示威地把肉棒翘起轻触女人湿滑敏感的私处“啊……不……不行……太晚了,我老公会等我的。”女人娇羞地不依,说到自己的老公,脸俏上刚刚褪去的红晕又袭上来,分外诱人。

  “嘿嘿……那个幸福的男人不知道自己美雪丽温柔贤慧的妻子已经给他戴了绿帽子吧?”殷国庆得意地挺了挺肉棒,示威地碰触女人依然湿滑的洞口。“你……你……你……无耻!放我起来。”吕亚婷羞愤异绝,挣扎着要起来。这个男人,本来在心底是很喜欢的,被他利用了对他的好感,结果掉入了万劫不复的婚外情深渊,现在他竟然还要耻笑她,嘲弄她老公,真是太无耻了!吕亚婷剧烈地要挣开殷国庆的怀抱。

  “我无耻?我承认我无耻,我喜欢女人,喜欢操干漂亮的女人。其实我很喜欢你,看着你动人的身子整天在我身边扭来扭去,我实在控制不住自己,你不知道你有多浪,做爱时也很享受。我真的喜欢你,如果你没结婚,我一定也会追求你的。”殷国庆按住吕亚婷俏弱的双肩,不让她脱离自己,无赖而煽情地说着。

  “老天爷弄花了眼,让我要跟你在一起,又掉进了你的陷阱!”已经两次失身于殷国庆,吕亚婷自己也认命,惶恐地想着如果被人发现不知怎麽办?一双亮雪丽的眼睛羞愤无奈地看了殷国庆一眼。“我是真心喜欢你,我一定会对你负责的,不会让别人知道,也不会妨碍你的家庭,我希望我们在一起时很快乐。”殷国庆发挥了他油嘴滑舌甜言蜜语的长处,看见吕亚婷渐渐缓和的脸色,心里在偷着乐。这娘们儿,操起来如此让人快活,一定要收服在自己胯下,好好地调教享用一番,也不枉了自己跟她同事一场。吕亚婷痴痴地看着天花板上星星般的节能灯,它们刚刚见证了自己与身上男人的淫乱,却依然柔和地发出光亮,彷佛原谅了她们的淫行。对身上的男人真是又爱又恨,脑子聪明人又帅气,笔头子不错领导喜欢,那恼人的肉棍儿也威武雄壮,让女人欲仙欲死,欲摆不能。

  “宝贝儿,你还想要吗?”殷国庆灼烈而温情地盯住女人光润诱人的俏脸,粗大的肉棒继续探触女人丰腴湿滑的阴道口。“让我回家吧,太晚了!”吕亚婷羞羞地迎向男人灼热的目光。“好,不过要再等半小时。”殷国庆看着女人美雪丽湿润的眼眸,突然露出一贯的嘻皮笑脸,双手抓紧女人,腰身一个漂亮有力的挺动,肉棒瞄准女人的阴户勐烈插入,顺着紧密温润的肉壁,直达阴道深处。

  “啊……”吕亚婷长长的一声娇叫,刚才有过连续的高潮,现在整个阴道仍然有着敏感的反应,殷国庆轻柔地抽插着,双手掀开女人微掩的衬衣,抓揉两隻丰满的奶子。“啊……啊……”吕亚婷冒出甜美的哼声,屁股挺动配合男人的抽插,圆翘的奶子被男人揉抚出各种形状。

  “你是我的baby……”吕亚婷的手机突然响起,把正在温柔缠绵的男女吓了一跳。

  “快,放我下来!”手机还在主席台角落的边上,吕亚婷挣扎着要脱开男人。知道是手机响,殷国庆一怔之后立刻恢复镇定,双手伸到女人的腰臀之间,肉棒深插,双手抓紧,就这样把女人的身子抬起来。

  “啊……”吕亚婷感到自己像飘在空中,立刻抱紧了男人的脖子。殷国庆迈步走到放手机的桌子前,边走边用肉棒顶磨女人的花心。女人没被男人这样干过,哼哼啊啊地叫着。

  “看看是哪个傢伙坏了我们的好事。”殷国庆示意女人去拿手机。看男人不肯放下来,吕亚婷无奈,只好伸出一隻手拉开挎包的拉炼,取出手机,一看是自己老公打来的,立刻脸色大变,不知接还是不接。“接吧,镇定点,他不会知道的,告诉他还要加班一会儿。”殷国庆毕竟是男人,知道是人家老公的电话,虽然有点不自然,但还是指?D